學術資訊-詳情頁

盤點2019|美術經典回顧波瀾壯闊,畫照片丟畫作仍存爭議

作者:澎湃新聞記者 黃松 2019-12-31 04:30

來源:澎湃新聞 所屬學科:全部學科

分享:

收藏:

站在2020年的門檻上,回顧2019年的中國美術館界,一場場展覽、一次次評選勾勒出新中國70年的美術發展的波瀾壯闊,也串聯起一位位美術工作者的藝術成就。五年一屆的全國美展在展示了當下美術工作者如何以畫筆描繪新時代的同時也陷入了“畫照片”的爭議;2019年也是錢松喦、陸儼少、古元、石魯整歲誕辰,他們的藝術人生時代同頻共振,又延續中華文化與藝術的文脈。

而 “24億基弗、呂佩爾茨作品不知去向”所引發的羅生門或將加快藝術品運營規范、美術館條例等的制定。

 回顧:館藏活化,新中國70年經典作品陸續亮相

2019年,是新中國70年,眾多美術館推出一系列展覽回顧一代代美術工作者的一系列作品,他們用多彩的畫筆、鮮活的形象,為時代立傳。

董希文的《開國大典》

 其中中國國家博物館的“屹立東方——國家博物館藏經典美術作品展”、中國美術館“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美術作品展”可謂匯聚最多最全的經典名作。

中國國家博物館展出了包括董希文的《開國大典》、《百萬雄師下江南》,石魯的《轉戰陜北》,葉淺予的《北平解放》,何香凝的《萬古長青》等經典作品,還從館藏中挑選了部分優秀油畫、國畫和雕塑作品,力圖全景式地向觀眾展示中國革命從星火燎原到開國大典的艱難曲折和苦難輝煌。

中國美術館也以中國美術館藏經典作品為主,匯集國內19個重要學術機構、美術博物館的經典藏品,展出作品包括李可染的《萬山紅遍 層林盡染》、傅抱石《待細把江山圖畫》、方增先《粒粒皆辛苦》、靳尚誼《塔吉克新娘》、羅中立《父親》等作品。

《首都之春》(局部)

 而北京畫院也依托自己的館藏推出的“京彩70年繪畫精品展” 首次將46米巨幅國畫長卷《首都之春》全卷展開展出。此外,眾多美術館也依托館藏展出一系列植根于當地的美術作品,其中,上海中華藝術宮與上海劉海粟美術館、上海中國畫院的系列展覽、江蘇省美術館“我和我的祖國、中國百家金陵典藏作品主題展”、深圳美術館“深圳市建市40周年影像時空——深圳美術館館藏深圳題材攝影作品展”等皆從不同角度勾畫新中國70年發展的風雨歷程和滄桑巨變。

何煌友《蛇口開山炮打響了中國改革開放第一炮》

 如此眾多的經典美術作品齊齊亮相,很大程度上源于“讓文物活起來”的觀念,眾多美術館(博物館)也以“典藏活化”的理念將原本“養在深閨人未識”的經典藏品,通過研究分類、策劃展示,激發出靈感與創新并存的展覽。

此外,近年來各美術館、博物館之間的展覽交流也變得更為頻繁,以策劃主題性展覽為引領,互通有無,整合資源,以完整體現藝術的力量,也更好地惠及全民,實行公共文化服務的均等化,讓經典作品走到群眾中去。

全國美展部分作品仍存爭議

一系列美術展覽活動中,第十三屆全國美展在業內備受矚目,自從2019年初,五年一屆全國美展征稿工作全面展開,經過一系列的評選和十三個分展區的展覽,12月20日,“第十三屆全國美展進京作品展”在中國美術館開幕,展覽集中展出十三個分展區推舉的573件作品,其中37件為第三屆“中國美術獎”獲獎作品(金獎作品9件,銀獎作品14件,銅獎作品14件)。

然而,今年的全國美展卻出現了兩個爭議,一是在展區的展出中,一些展覽作品與照片雷同,甚至被認為是“抄”照片,這也引發出畫照片是否屬于抄襲的討論。當時美協緊急發布通知,對展覽中出現抄襲的作品將嚴處。

 

 

 

十三屆全國美展油畫作品(下)與網絡圖片比較圖(上)

美術評論家陳履生也希望有一些章法來杜絕這樣的問題發生。“否則下一屆什么狀況,今天我們已經可以預料到。”

畫照片,甚至將照片以投影的方式打在畫布上作畫的方式,在十多年前就早有耳聞,其實早在從維米爾時代就開始利用機械成像的原理。只是當下隨著網絡的發展和各種技術的提升,很多畫家以此“投機取巧”之法創作作品更為方便。但畫照片往往會陷入套路,讓畫面情感不足。當然什么是“神品”、什么是“能品”在古代就有分辨標準。或許無論是利用圖像、寫生素材還是其他輔助手段,重要的還是畫家繪畫水、修養和眼界的高低。
而今年另外一比較突出的點是獲獎作品題材的雷同性,獲獎作品雖然版畫、雕塑、國畫均有,但描繪的多為建設者、消防員等帶著高昂基調的雄壯人物,在色調上稍顯厚重。
 

曹丹,《陽光下的大橋澆筑工》,湖北,版畫 (“第十三屆全國美展進京作品展”金獎作品)

 從某種意義上講,全國美展不單是研究學術或技術,更多的是宏觀的藝術和社會的總體呈現。其實在更多的作品中可以看到中國現實的方方面面均有生動的涉及,但藝術家的多樣風格和不同種類藝術碰撞或需強化。

 

紀念:錢松喦、陸維釗、陸儼少、古元、石魯等誕辰大展

2019年是錢松喦、陸維釗誕辰120周年、陸儼少誕辰110周年、王朝聞、尹瘦石、古元、石魯、吳冠中誕辰百年。多家美術館都推出了相關紀念性展覽,其中錢松喦的紀念展分別在中國美術館和其家鄉無錫博物院舉辦;新中國首個書法系的創辦人陸維釗紀念文獻展在中國美院舉行;陸儼少誕辰110周年在上海陸儼少藝術院、龍美術館(西岸館)、上海中國畫院美術館同時拉開帷幕。石魯百年展在中國國家博物館開展;尹瘦石百年回顧展在北京畫院美術館舉行;古元百年回顧展在中央美院美術館舉行,在中華藝術宮、浙江美術館等則為吳冠中辦展。

在陸儼少展中除了最為著名的“峽江”“杜甫詩意”題材外,上海龍美術館的館藏《古今人物山水冊(12開)》幾乎融合了陸儼少對古人筆墨的研究和轉義,作品中清晰可見他對南北二宗均有涉獵。其中水文站和夜診兩開中能看到新元素在畫面中注入卻與傳統畫面融合地恰到好處,毫無任何違和感。

 

陸儼少,《古今人物山水冊-夜診》,1961,龍美術館藏

 錢松喦的回顧展將他作為20世紀的中國繪畫史上一個特別值得研究的個案,看他的作品如何在時代影響下的由舊變新,順應潮流而又能在藝術上有所成就。

“筆墨松喦:錢松喦誕辰120周年紀念展”展覽海報

 陸維釗從書法教育切入,而展示出他在詩詞、學術、書法、教育、醫學等方面的才華,以及深厚的學術修養和嚴謹的治學精神。

“石魯百年藝術展”將國家博物館鎮館之寶《轉戰陜北》原作首次與17件珍貴的創作手稿一并展出,并結合藝術家馬改戶對《轉戰陜北》創作情況的回顧文章,幫助觀眾真實還原藝術家創作的誕生過程以及背后所付出的努力。

 

石魯,《轉戰陜北》,1959年,中國國家博物館藏

 

石魯,《轉戰陜北》草圖之一

 回顧他們的一生,有很多共同點,他們從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走來,經歷過山河破碎和民族存亡,目睹過民不聊生的深重苦難,在艱難的歷史條件下,他們堅定同國家和民族緊緊維系、休戚與共的人生信仰,胸懷著“茍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的報國情懷,以筆代槍,發出振聾發聵的藝術之聲。在復雜的歷史環境當中,汲取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精神給養,“以古人之規矩,開自己之生面”,實現中國藝術的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

面對他們的藝術和人生,不難發現他們的藝術創作隨時代而行,因時而興,乘勢而變,與時代同頻共振,以中國人獨特的思想、情感、審美創作出一大批屬于時代、又有鮮明中國風格的優秀作品,同時也延續中華文化與藝術的文脈。

話題:基弗、呂佩爾茨丟失作品與葉永青抄襲后續

2019年11月18日,一次在北京在舉行的新聞發布會引起了一場“羅生門”,發布會稱“德國藝術家基弗、呂佩爾茨價值24億的作品丟失”,呂佩爾茨還親自出席發布會,希望自己的作品得到善待。

呂佩爾茨

 其實這場風波可追溯到3年前,2016年底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舉辦的“基弗在中國”展覽首站。臨近展覽開幕,基弗強烈發聲,稱自己并不認可本次展覽。之后的3年,“基弗展”又巡回南京、山東、湖南等地,直至如今作品“丟失”。同樣“丟失”的還有呂佩爾茨在上海、武漢、山東等地巡展的作品。事實的真相如何,似乎撲朔迷離。可以肯定的是隨著時代的發展,世界范圍內藝術品跨國運營的趨勢勢必增強,對于這類“羅生門”式的爭端,應該如何正確對待,法律咨詢行業從業者江洲曾撰文稱:“涉事當事人所在的公司和機構都為德國之民事主體,而事件所涉及的商業行為都在中國境內,這又涉及到國際法的具體應用問題。但每位從業者都應該加強契約精神的培養,也要對自己在運營過程中的權利義務有足夠的認識,并且最好尋求法律專業人士在風險把控及維權方面的協助。”

該事件或也應該引起業內的一些反思,如今各地的美術館等文化機構如同井噴式增長,但很多從業規范卻沒有對等,比如什么樣的場館可以被定義為美術館?美術館對于引進展應該做怎樣的把控?做在世藝術家的回顧展是否需要本人認可?

此外,葉永青抄襲比利時藝術家西爾萬事件中,也是一波三折,而據相關報道,當事主角葉永青至今仍未對此事作出真正的道歉。

2019年即將過去,2020年代真的要來了,時間是沒有結尾的故事,藝術也是。藝術在不斷流轉,潮流不斷轉變,中國美術從傳統中來,講述著歷史和當下,更希冀著未來,在美術史中,一些名字離開、一些名字被懷念,一些作品還未真正出現,或者已經出現。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客戶端 客戶端
海南环岛赛体彩规律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