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資訊-詳情頁

超大城市精細化治理不只是“來硬招”

作者:薛澤林 2019-12-31 12:06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所屬學科:全部學科

分享:

收藏:

  加強社會治理和城市精細化管理、提高城市治理現代化水平,是上海2020年經濟社會發展的一個重點工作。要把以大數據、人工智能為代表的新技術工具應用到城市治理的方方面面,進一步提升超大城市的治理效率與溫度。

  超大城市的系統性特征使得單純的管理精細化難以實現更高效能,而需要實現由管理到治理的升級。目前,我國的城市精細化管理主要由城市建設管理部門為主導,大多側重于硬件設施的標準化管理、智能化管理。但在實際執行中,超大城市精細化治理并不僅僅是增加或修補設備或者說“來硬招”,而需要相關部門的協同參與以及社會公眾的具體參與。

  例如,加裝電梯看似一個硬件設施的增置問題,卻涉及房屋管理、城市規劃、城市財政等多個部門,關乎社區物業、社區業委會、社區居委會、不同樓層的居民。在這一過程中,任何利益的協調不當,都有可能導致加裝電梯的失敗,抑或引發新的矛盾。

  再如,城市天線入地的過程中,如果市政部門的施工計劃沒有積極跟社區溝通,可能會導致相關工作的延誤;如果社區不及時通知居民做好相應的準備,直接開挖的工程還可能招致居民的不理解。可見,超大城市的精細化管理更多表現出了多方參與的協同治理特性,而并非一個簡單的管理問題。

  事實上,城市治理是對原有單一主體管理的超越,強調形成更完善的治理網絡和治理共同體,目的是提升城市治理的現代化水平。超大城市精細化治理是對已有城市治理理論、城市精細化管理經驗的繼承和升級。

  廣義的城市治理是指從城市地域概念出發,為了謀求經濟、社會、生態等方面的可持續發展,對資本、土地、勞動力、技術、信息等生產要素進行整合,以實現城市區域內的協調發展;

  狹義的城市治理是指城市區域內的政府組織、市場組織、社會組織和社會個體,以生存和發展為目標,在平等的基礎之上,按照參與、溝通、協商、合作的治理機制,形成多主體參與的治理網絡,共同解決城市的公共問題,增進城市公共利益,促進城市的健康、可持續發展。

  超大城市的精細化治理是超大城市精細化管理的更高階段。在完善社會治理體系的進程中,需要進一步發揮科技支撐的力量。與傳統城市治理理論強調政府賦權改革、城市多主體參與相比,新技術時代的超大城市精細化治理至少包含三個方面的邏輯變遷:

  第一,治理的幅度更加廣且深。超大城市具有系統性、集聚性、圈域性和規模性等不同于中小城市的特征。這決定了超大城市本身作為一個復雜的巨系統,其精細化治理需充分考慮治理的廣度。加之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新技術極大地拓展了城市的時空,還需要注重治理的深度。

  第二,治理目標更加多元。傳統城市治理理論是在經濟發展、社會進步的基本假設之下,基于地方性知識的特定情境,要求發揮精英聯盟的引領作用以及社會公眾的參與作用。在此過程中,努力尋找社會利益的最大公約數,實現城市的安定、團結及善治。

  但是,以大數據、人工智能為代表的新技術放大了個人感知。超大城市精細化治理的工作重心需要從“管得好”的單一目標發展為“管得好、生活好”的復合目標。由此,城市治理需要更加重視社會各個主體的獲得感與滿意度。

  第三,治理的愿景更加豐富。隨著大數據、人工智能和腦科學發展,城市治理越來越需要新的想象力。這意味著,超大城市精細化治理的實踐應當適當“超前”,為未來美好生活描繪新圖景、提煉新期待、凝聚新共識。

  由此,新技術時代的超大城市精細化治理,需要做到城市硬件設施的查漏補缺、城市治理體制機制創新、城市治理價值重構。在此基礎上,真正構建城市治理共同體,不斷提升城市治理現代化水平。

  (作者單位:上海社會科學院政治與公共管理研究所)

客戶端 客戶端
海南环岛赛体彩规律表